排行榜
繁体版 简体版
精英小说 > 穿越时空 > 诸天从拯救大明开始 > 第二十章 尊师重道 (为书友 海蓝落日加更)

第二十章 尊师重道 (为书友 海蓝落日加更)

李云泽非常清楚的记得,自己这次下江南可没带妹子一起来。
看着妹子那窈窕背影,他疑惑上前。
脚步声不轻,可妹子也不知道是太过于专注画画没注意,还是故意装作没听到,依旧是认真的执笔绘画。
来到妹子的身后,李云泽看清楚了妹子画是扇面,而且绘的还是兰花。
你要说纵古论今什么的,李云泽熟练的很。
可绘画这么艺术的事儿,那可就真是太为难他胖虎了。
等到妹子终于搁下画笔,李云泽憋出来一句“画的挺好看。”
妹子陡然转身,艳若桃花的俏脸上,闪过一抹欢喜之色,旋即转为惊讶。
垂下眼睑,屈身行礼“奴婢见过陛下。”
是之前在无垢园表演过南曲的顾横波。
“你怎么在这?”
这话问的顾横波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尴尬之后只能是低声回应“是锦衣卫的老爷们把奴婢带回来的。”
实际上的情况却是,无垢园平台上一片混乱的时候,她主动对锦衣卫表示自己是皇帝点名的。
之所以这么说,或许是当时害怕被抓走,也或许是因为见识到皇帝的威严之后,心头有了别的想法。
这种事情锦衣卫可不敢牵扯,直接上报到了骆养性那儿。
一心想着要如何巴结皇帝的骆养性,当即就决定把顾横波带回了盐政衙门,安置在了后院之中。
从这里就能看出,骆养性做事方面的确是不如他父亲。
换做是经验老到的骆思恭,就算是想要巴结皇帝,也肯定是先把顾横波查个清清楚楚,再找人进行检查。
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万一对皇帝不利怎么办?
骆养性这里就不懂,大刺刺的就给带到了后院之中,甚至连检查都没有。
之后他被派出去办事,而李云泽忙着各种事务,这件事情居然一直拖到了现在。
李云泽也没多想,只当锦衣卫带回来的肯定没问题。
“抬起头来。”
顾横波娇躯轻颤,缓缓抬起了脸。
她在展现魅力方面非常出众。
自从出京到现在一直很平澹的李云泽,看着眼前着艳若桃花的俏脸,自然而然的笑了。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你懂乐器吗?”
“奴婢略懂一二。”
隔江相望的应天府内,诸多江南之地知名商人们聚集在了一起,正在商讨大事。
“诸位,某只说一句。陛下斩了盐务,下一步作甚?是不是要动商税?商税之后呢,是不是还要动力钱田土?”
“陛下还未过江,就已经先斩了盐务。等过江了,我等焉能得善终!”
“咱们这位新陛下,做事条理明确,下手果断狠辣。某敢打包票,等过江了必然要拿咱们开刀。”
“可咱们能怎么办呢,他是皇帝啊。现在就连应天府都被新军接管。”
“诸位善人,贫僧有一策,愿与诸位善人参详。”
“大师请说。”
“把陛下的精力都堵在盐务上。只要用盐务扯住了,那就没精力去做别的事情。等到时间一长,自然还是要回京的。”
“这个我们都懂,可凭什么用盐务去做羁绊。”
“简单,把市面上的盐都扫光。百姓无盐可买,自然会闹事。”
“盐这东西不愁卖不掉,而且能长期存放。现在定下的价格又便宜,咱们把盐买光了让百姓们买不到,大事可成。”
“妙计!就让陛下好生见识一番,我等江南大家的财力。”
“就这么办!咱们得让陛下知道,动了咱们那就是动了大明的根基!”
太仓县,负社众人聚集在一起,正在畅饮高谈。
“乾度兄。”江南名士吴昌时端着酒杯向张溥敬酒“此次得脱大难,全靠兄之力。敬兄一杯酒。”
张溥爽快的接下,饮酒之后笑言“来之为民请命,乃我江南士林楷模。岂可辱于鹰犬之手。”
复社一众人等纷纷大笑,笑声很是爽朗。
高中进士之后是个XX的吴昌时,转而看向了有着倾城之貌的李香君“有劳香君牵挂了。”

李香君乃歌,她们这样的妹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找个才华横溢的俊书生脱离苦海。
很不幸的是,李香君现在选中的就是吴昌时。
听闻吴昌时被抓,她急匆匆的从应天府赶来太仓,好在过来之后吴昌时已经被救了出来。
眉眼如画的李香君举扇抿嘴,却不答话,转而相询张溥“诸位公子火烧县衙,不知朝廷可有什么说法?”
比起这些书生们来说,李香君明显是考虑的更为周详。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啊。
听闻皇帝就在扬州城,若是天子一怒,公子们可就要倒大霉了。
爱慕李香君颜色的阮大铖闻言,当即捋须轻笑,展现自己的气度“我等乃是为民请命!朝廷能拿我等何。”
李香君对吴昌时有心,那是因为吴昌时年轻未娶。
而阮大铖这里,家中已有家室,她当然是不做考虑。
众多饮酒的公子们纷纷大笑言“没错,我等为民请命,朝廷又能奈我何!”
欢声笑语之中,屋外传来了惨叫喧哗之声。
急于在李香君面前有所表现的阮大铖,当即拍桉而起走向门口“何人喧哗~~~”
“咣~~~”
房门被勐然撞开,大批甲士举盾持刀,列出盾墙一步步的走了进来。
屋内顿时一片哗然。
有些喝高的阮大铖,晃了晃脑袋爬起来大骂“哪里来的孬货,不想活了!”
他伸手就去推面前的盾牌“某家一张片子递入衙门,就把你们...呃?!”
一把雪亮的长刀,直接刺穿了他的胸口。
紧跟着又是一把长刀横扫而过,阮大铖的首级当即咕噜噜的滚落在了地上。
之前还豪气干云天的诸位公子们,见到这一幕彻底傻眼了。
有几个心理素质不行的,跟李香君一样直接吓晕了过去。
一身札甲的曹文诏大步走了进来,落下面甲环顾四周。
他的眼神非常锐利,诸位公子们无人敢于与其对视。
“奉天子令,剿灭掳夺钦犯,火烧县衙之叛逆!敢抵抗者,格杀勿论!”
有一公子忍不住的辩解“我等都有功名在身...”
回应他的,是呼啸而过的长刀。
拎着刀的曹文诏再度环顾“还有谁?”
无人敢于多发一言,甚至有人都已经湿润了儒服下摆。
曹文诏在辽东镇的时候备受排挤,是李云泽慧眼识珠将其调入京师。
之后又委以重任,一路高升。
其对李云泽的忠诚度,绝对是高出天际线。
既然李云泽将这些人定为叛乱,那曹文诏绝对不会在乎这些人的身份。
他大手一挥“全部带走。”
“将军。”有军士向曹文诏禀报“有个女的。”
“女的怎么了,跟逆贼在一起的肯定也是逆贼。”
“将军。”那军士压低了声量“一看便知。”
“嗯?”
曹文诏疑惑上前几步,看着昏迷之中的李香君也是当即惊艳。
他当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按理说见到如此美貌女子,当然也是心动不已。
可曹文诏却是跟骆养性想一块去了。
有好事的时候,当然是先献给皇帝啊。
这世上可没什么东西能比君恩更重。
“带回去,送盐政衙门。”
身为天子,有太多的人想要讨好。
很多时候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有好事上门。
院门外传来了一阵喧哗声响,旋即消散无踪。
他并未理睬,一直等到吹奏乐曲结束嘱咐妹子先回去,这才向着院门方向喊了一嗓子。
“谁来了?”
负责把守院门的王承恩应声“皇爷,是曹总兵前来复命。”
“进来。”
身材微胖的曹文诏,小跑着进来行礼“臣,曹文诏。奉皇命清剿叛逆,现已将众逆拿回,请万岁定夺。”
说完之后,曹文诏双手奉上了一份名册。
认真翻阅名册的李云泽,看着上面那些熟悉的名字,嘴角噙笑。
“王承恩,拿朱笔来。”
拿着朱笔在类似吴昌时这种历史上投靠鞑子,甚至还随着鞑子清剿义军的人名字上画了个叉。
而忠贞不屈,最终殉国的陈子龙等人,则是写了个役字。
这些人会被罚去服徭役,为他们做过的事情赎罪。
至于张溥这样野心勃勃的家伙,则是直接写了个流字。
他们将会被送去琼州府,不出意外的话,将会在那边渡过余生。
将名册和朱笔递给王承恩,嘱咐他交由骆养性去办理。
看着欲言又止的曹文诏,李云泽和善的问“还有事?”
“臣于复社之中擒获一女子,据闻与逆贼吴昌时有关,不知该如何处置?”
真要是普通妹子,也不会在皇帝面前特意提出来。
曹文诏的那些小心思,李云泽清楚的很。
只不过他现在忙于教授乐理,兴趣不是很大。
“什么人呐?算了,遣返原籍就是。”
曹文诏面露失望之色“臣领旨,这就将那李香君遣返原籍。”
“等下。”
神色古怪的李云泽询问“你说她叫什么?”
“李香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