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繁体版 简体版
精英小说 > 穿越时空 > 诸天从拯救大明开始 > 第七十五章 国泰民安薛宝钗

第七十五章 国泰民安薛宝钗

新任应天府尹乃是贾雨村。
数年前被罢官的贾雨村,得了林如海赏识,做了林黛玉的老师。
后护送林黛玉去神京投奔了荣国府,主动认亲又投入贾政门下。
有林如海与贾政是联手推荐,动用贾家的人脉很轻松的就为贾雨村谋了个应天府尹的差遣。
老曹的原话是‘轻轻谋了一个副职的候缺。’
贾家的人脉香火之强,由此可见一斑。
可惜全都被那群败家的娘们给生生耗光,最终垮台的时候无人来救。
革职为民之后得贾家相助,再度官复原职的贾雨村,此刻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得知江宁县转来了管不了的命桉官司,当即就召唤一众人等上堂审问。
上得堂来,第一眼就见到了傲然而立的李云泽。
“链兄弟,居然是你。”微微一愣的贾雨村,当即露出笑容“何时来的应天府,怎得不早早言语一声,好让为兄摆下宴席为你接风洗尘。”
他之前送林黛玉,外加投靠贾政在神京盘桓许久,自然是识得贾琏。
“雨村兄。”神色如常的李云泽拱手“朝廷公干路过应天府,不好叨扰。”
“哦。”说到公干,贾雨村的眼神顿时亮了“琏兄弟在何处任职?”
“兵部派了贵阳府参将的差遣。”李云泽将话题拉回来“路过应天府的时候,巧遇当街行凶之事。江宁县衙役不管不问,愚弟只好出面为苦主鸣冤。”
贾雨村连连颔首“好好,先办正事。等下你我兄弟好生痛饮一番。”
两人这份对话,看的那些跟着来的人是心情百味交杂。
这位琏二爷的面子可真大,与江宁知府都能称兄道弟。
冯家人面露惊喜,觉得吉人相助。
薛家人一脸慌乱,没想到李云泽人脉如此广泛。
至于贾家众人则是与有荣焉,这就面子啊。
而江宁县的衙役,那就是如丧考妣了。县太爷的怒火,肯定是要发在他们的腚上。
招呼衙役给李云泽搬来座椅,面色复正的贾雨村一拍惊堂木“人犯何在?”
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就该是人犯过堂被用刑审问。
然后意外来了。
府中主薄当即上前,在贾雨村耳畔滴滴咕咕了一会,肉眼可见的,贾雨村变了脸色。
片刻之后,他笑呵呵的招呼李云泽“琏兄弟,且来后堂一叙。”
李云泽也不废话,干脆起身跟着贾雨村去了后堂。
来到后堂两人分别落座,主薄亲自端来茶水侍立一旁。
贾雨村也不客套“琏兄弟,你可知那薛蟠乃是薛家子?现任的薛家族长啊。”
抬起眼皮扫了眼那主薄,李云泽不以为然的点头“薛家子又如何,大周律管不着他们家?”
“自然不是。”贾雨村笑呵呵的探身“只是那薛家乃贾家亲戚...”
“二房的亲戚,与我何干。”李云泽毫不客气的怼回去“雨村兄,莫不是打算为政老爷枉法?”
荣国府有两房,长子贾赦承了爵位是长房,王熙凤贾琏都是属于长房的。
次子贾政接了财货家宅是二房,贾珠贾宝玉贾环他们都是属于二房的。
这是因为当年贾代善临死之前,主动上奏章向皇帝要求的,将自己的爵位与家财宅院分别给了两个儿子继承。
薛家的亲戚关系,落在二房的身上,薛幡的母亲与贾宝玉的母亲王夫人是亲姐妹。
至于贾雨村,他拜入贾政门下,自然也是二房的人脉。
李云泽这番话说的很不客气,贾雨村的面色也是为之一变。
可不满只是一瞬,转过眼就再度笑着颔首“琏兄弟说笑了。既然有琏兄弟这话,那为兄知道该怎么做了。”
主薄那边,有些惊异的看了几眼。
虽说李云泽是参将,可大周朝的武职没文职清贵。身为知府的贾雨村,不该如此阿谀才是。
他不懂的是,贾雨村很清楚的知道,所谓四大家族,其真正的主心骨从来都是贾家。
贾雨村自己,都是依托着贾家而存。
二房再牛,可爵位却是在大房的身上。而且贾琏得了朝廷差遣,正三品的武将。
现在既然李云泽发话了,那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也都能全都推到李云泽的身上去。
此时前堂那边,已然是被围拢的人山人海。
消息传播的足够快,看热闹技能点满的百姓们,那叫一个热情高涨。
已然不耐烦的薛蟠被带上堂,脸上的伤势总算没那么疼了,捂着半边脸叫嚣“我是薛蟠,薛家的薛蟠!还不速速放了我,小心砸了你这...”
李云泽转身从后堂走了出来,一个眼神扫过去,薛蟠胖胖的身子不由自主抖了抖,后面的话语统统咽了下去。
“雨村兄。”李云泽转首看着贾雨村“咆孝公堂,该如何处置?”
憋着气的贾雨村,威严点头“掌嘴二十。”
李云泽径直回到座椅上坐下“那还等什么。”
愣了下神的贾雨村,将令签扔了过去,当即就有站班皂隶上前捡起来,随即拿着木板上前将薛蟠压跪于地。
在椅子上坐下的李云泽,端起茶碗慢悠悠的来了一句“谁敢徇私,衙役的皂衣就别穿了。”
皂隶不敢怠慢,拿着木板用力抽了薛蟠二十下。
牙都被抽飞了几颗,双颊高肿的薛蟠满嘴是血扑在地上,眼神浑浊再无之前的张狂。
外面传来欢呼声响,百姓们纷纷叫好。
接下来的审问自然没什么问题,人证物证什么的全都有。
事件开始是有一拐子将女子分卖冯薛两家,互不相让之下,薛蟠抢走了女子,还指使豪奴将冯渊打死。
只是薛家家奴们咬死了说是自己与冯渊有仇,当街寻仇抗下所有罪责,死不承认是薛蟠指使。
看着一言不发只是喝茶的李云泽,贾雨村略作思索就做出了判罚。
按大周律,略诱良人的拐子,被判处杖一百,流放两千里徒五年。
“雨村兄。”李云泽开口说“拐子就判流贵阳府吧,我正好要去上任,可带着一起走。”
说完之后,毫不避讳的转首嘱咐一旁的贾璘“带出城之后,直接扔江里沉了喂鱼。”
这话说得的贾雨村微微色变,可外面的百姓们却是轰然叫好,拍手称快。
等到欢呼声逐渐停歇,贾雨村这才咳嗽一声,接着宣判。
薛府豪奴当街行凶致人身亡,主犯两名家奴被判斩刑,三名从犯家奴被判绞刑。另外有两人护卫薛幡的未动手,也被判了杖刑一百,流放两千里两年。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薛蟠,则是被判管教不严乃从犯,杖四十,流两千里徒两年。
奴仆忠心顶罪,而薛蟠也的的确确是没有亲自动手,诸多围观百姓们畏惧薛家报复,无一人敢于出面做证人是薛蟠主使。
没有口供没有证人证词,定不了他死罪。
之后贾雨村还判薛家赔偿冯家纹银五百两,送还被抢走女子。
说完之后,贾雨村的目光看向了李云泽。
“雨村兄。”李云泽也没让他失望,放下手中茶碗幽幽开口“就判流贵阳府吧,我正好要去上任,可带着一起走。”
这话一出,满嘴鲜血的薛蟠直接吓的晕死过去。
贾雨村也是连连摆手苦笑“琏兄弟,万万不可如此。”
拐子沉了也就沉了,没人会在乎,只会拍手叫好。
可薛蟠毕竟是薛家族长,岂能如此轻易给沉了。
李云泽也不搭理他,起身看向冯家苦主“尔等可还满意。”
冯家人意难平的看着薛蟠,可也知道这是能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
他们恭敬的向着李云泽叩首“谢将军大恩!冯家上下必当结草衔环以报将军大恩。”
围观百姓们也是纷纷为李云泽叫好,反倒是审桉的贾雨村无人关注。
回到驿站,李云泽握着秦可卿的手致歉“没能去成栖霞寺...”
媚眼如丝的秦可卿抬起玉手按住了李云泽嘴角,目光之中神采连连“郎君为百姓请命,妾身心中只有欢喜仰慕。”
“仰慕?就只是说说?”
霞飞双颊的秦可卿,转首向着门口的宝珠瑞珠示意,等她们关上门离开,这才看向李云泽,轻声低语“妾身近日对乐器乐理感悟颇深,还望郎君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当。”面露魏武之笑的李云泽,伸手去取乐器“不好污人子弟,只能说是互相交流,共同进步。”
乐声渐起,琴瑟和鸣,鹣鲽情深逐渐步入乐理巅峰的时候,瑞珠在房门外小心翼翼的喊着“小姐,金陵薛家来访。”

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李云泽瞟了眼正在忙着奏乐有口难言的秦可卿,朗声回话“让他们等着。”
外堂内,薛姨妈正在抹眼泪“二叔,你可一定要救蟠儿啊。”
被称为二叔的是薛公之弟,薛蟠的叔叔薛醇“弟妹且安心,待贾琏出来好生说道就是。”
薛蟠幼年丧父,小小年纪就继承了紫薇舍人之职,同时也是薛家的族长。
只不过他是个草包,薛家事主要由薛醇掌管。
薛醇也是薛宝琴与薛蝌的父亲。
“妈,莫要太过担心。”一旁的薛宝钗小心劝慰着薛姨妈“都是亲戚,有什么事都可好好说。”
薛姨妈之前在府中听闻薛蟠被判了流放之刑罚,当场就晕了过去。
醒来之后六神无主,还是薛宝钗叫人去请了薛醇来出面。
他们先是去了应天府,那边贾雨村直接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了李云泽的身上,之后急匆匆的赶来了这边。
让他们不能理解的是,为何身为亲戚的李云泽,要对薛蟠下死手。
好一阵等候,足足两刻钟之后,神清气爽的李云泽,这才慢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第一眼所见,就是‘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的薛宝钗。
虽是商贾之女,可薛宝琴却是完美展现了大家闺秀的正解形象。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其容貌气质,那就国泰民安脸。
‘不愧是与林妹妹齐名的薛宝钗。’
目光之中暗露赏激的李云泽,微微颔首。
互相见礼落座,薛姨妈正待询问薛蟠事,那边薛醇却是笑吟吟的说着客气话“琏哥儿来应天,怎得不先知应一声,我们都是亲戚,自当好生接待宴饮。”
薛姨妈气急,就想插嘴说薛蟠,却是被薛宝钗死死拉住。
其实她头脑也不算差,只是一沾上薛蟠的事情,立马就会不清醒起来,连最起码的规矩都忘了。
“本就是路过,没想叨扰诸家亲戚,没来得为大家添麻烦。”李云泽自然不会失却礼数,轻松的与薛醇周旋。
一番毫无营养的寒暄,回顾了薛家与贾家之间的良好关系之后,薛醇这里才正式转入正题。
“听闻蟠儿与琏哥儿起了些许龌龊?他年岁小不懂事,还望琏哥儿多多担待才是。”
这话说的,真的是很有水平。
只可惜,李云泽就不吃这一套。
“薛蟠当街行凶伤人,为律法所治。”李云泽端起茶杯,不以为然的拨弄着碗盖“与我何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