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繁体版 简体版
精英小说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疑是精神病 > 第七十章 王楚阳的受难日(大章合一)

第七十章 王楚阳的受难日(大章合一)

过年码字很艰难啊,忘了带身份证回老家,我在思考到时候怎么回城的问题。
直接大章节了,不搞花里花哨的,求月票,求推荐票!!
——正文——
第七十章王楚阳的受难日
第五期《岁月》结束的时候。
陆晋赢得了这一期的冠军。
但是陆晋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其他人都笑嘻嘻的看着陆晋:“要坚强啊靓仔!”
陆晋仰头,眼泪忍不住掉下来:“人生,人生……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
韩舟唱的歌,在头晚上喝酒的时候,王明远询问怎么唱的。
韩舟教几人唱了一遍。
王明远提醒:“这么好听的歌,赶紧把版权注册了。”
让兵:“注不注册都一个样,该抄的抄,该盗用的盗用……不过注册也好,现在版权问题越来越严重,不久之后肯定会有政策下来,到时候方便追责。”
韩舟:“那我还真得专门招聘几个人负责这个事情。”
现在,陆晋唱这首歌,节目组考虑到节目效果,就想用这首歌,想用这首歌,就得给韩舟掏钱。
毕竟是卫视节目,而且是爆红节目,不可能留下版权上的隐患争端。
不过韩舟就得在节目开播前,把这首歌给做出来。
韩舟本来也要去一趟燕京。
首先是要去一趟天乐,其次是要去一趟麦浪音乐。
录制结束时,是在蜀都的铁路桥上,这里即将作为蓉欧货运的,也是整个蜀都三线建设发展到现在的西部开发的一个缩影。
铁路桥上,所有人挥手作别。
第五期的录制也就此结束。
……
又是连夜赶飞机。
录制结束,这一次的录制太长了,所有人都得走。
罗大明得去云滇赶片场。
陆晋要去深城做活动,倒是让兵和王明远也要去燕京。
四人结伴,一起从蜀都出发。
这一次韩舟总算体会了三过家门而不入。
到蜀都两天时间,那真没有一点时间回去。
拍完节目的晚上?
都十二点多了,而第二天早上六点就开拍,怎么回?
“这才一档综艺,就累成狗了。”
王明远怀揣着手笑了起来:“就怕有一天,突然没活儿可干了,那才吓人。”
罗大明点头:“我有一段时间,将近两年,接不到任何活儿。”
“那才恐怖。”
“那时候,我就知道,以后我也演不了年轻的男主角了。”
“那段时间,我去话剧院演了两年话剧,才缓过来。”
韩舟吐槽:“就怕我会一直火下去……”
王明远正说话呢,电话响了起来。
视频一接通,另一边就是一个小男孩:“爸爸!”
王明远:“哎!爸爸在呢,爸爸就快回来了,等你睡醒,爸爸就回家了。”
小男孩儿手里拿着大恐龙:“爸爸,我今天和妈妈去了动物园,然后阿姨带我去玩儿了碰碰车,还有……”

王明远听完后问:“那买小礼物的时候有没有给你的小同学买啊?”
“买了,我想等上学了就给她。”
“好勒。”王明远:“电话给妈妈。”
另一边,王嫂接起电话:“刚收工啊?”
王明远偏了一下手机:“看吧,飞机还没起飞,一回儿我就关机了。”
罗大明打招呼:“嫂子好!”
王嫂笑着:“大明啊,过几天来家里吃饭,带上阿细。”
“好勒嫂子,哎,我最近有朋友帮忙带了两瓶法卤鸡的酒回来,听说嫂子你喜欢哪个?我到时候给你带过来。”
“不用,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
王明远笑着:“他这家伙朋友多,送的酒也多,都知道他好这口,咱们这不跟着沾光嘛,对了,给你介绍,安岚,韩舟,上一期节目你都看过了吧?”
王嫂挥手:“哈喽啊,你们今天也到燕京吗?是住在燕京,还是过来工作啊?”
安岚笑着:“嫂子好,我住在燕京,韩舟到燕京工作。”
王嫂笑眯眯:“真是叫那个……什么来着,神仙卷侣……郎才女貌,对,郎才女貌。”
王明远:“别人安岚也很有才华好吧,韩舟也挺帅的。”
韩舟哈哈大笑:“远哥你终于承认我长得帅了,嫂子好啊。”
寒暄了几句,电话才挂断了。
韩舟:“远哥,那下飞机你就得赶回去呗?”
王明远收起电话:“去什么啊,我得回海淀住去。”
安岚低声:“远哥和他老婆离婚了。”
韩舟笑容尬住。
这么亲热的打着电话,离了?尼玛……
怎么罗大明喊嫂子喊得那么热烈?
王明远:“害,圈里谁不知道啊,不尴尬。”
“她啊,在央台娱乐播报做导演,你们以后肯定会上她节目。”
“各论各的。”
“大明那是我们当初还在谈恋爱,就分别认识我们了,所以喊嫂子喊习惯了。”
韩舟明白了过来。
这里面的事情就复杂了,自己既然不知道,那就没必要赶着去知道了。
……
麦浪的车子,载着韩舟到了天乐。
韩舟得来天乐打一挂,然后再和安岚去她住的地儿。
到了天乐,韩舟和安岚就进楼了。
现在这时间,正常的上班的,都已经下班了。
但娱乐行业,加班到十二点,那属于常态。
虽然已经一点半了,但还是有很多人在公司。
韩舟摁了电梯就上去了。
很快就到了天乐练习生所在的楼层。
说实话,这么贵的地段,让练习生住在公司,那可以说是非常的豪了。
关键是,王希雅准备让这批练习生,接受最严苛的练习。
所以,什么住在外面儿虽然省钱,但是不利于对练习生的管控。
要是练了好几年,练出来的团队准备出道了。
结果这个学会了泡酒吧,那个学会了谈恋爱,还出什么道?
晚上一点半,很多灯已经关了。
依旧有一些练习室开着。
有的放着音乐,有些安静一点。
韩舟随便找了个练习室往里面看了一眼。
结果,这个练习室,三个女孩正在练体型。
三人看向韩舟,有两个不认识他,一脸懵,有一个认识的,惊喜:“韩老师!”
韩舟笑了笑:“知道王楚阳在哪儿吗?”
这女孩:“宿舍吧,你找他?”
韩舟笑着:“对,找他,你们加油。”
等进了宿舍区,就能看到很明显的男女标志。
韩舟进了男宿舍。
男宿舍这边,很多孩子,正在洗漱。
说明,他们的练习,刚刚结束。
这里的一切,都是新布置的,看起来是王希雅接手天乐后,才开始做的。
端着盆的一个少年看着韩舟,愣了一下。
韩舟询问:“王楚阳在哪儿?”
这少年直接指了一个房间门。
韩舟看着宿舍都没关灯,直接推开了半掩的门走了进去。
宿舍是八人间。
有几个已经睡了,还有两个人正在换裤子。
有一个正在往暖气片上放袜子。
韩舟看了一下,就看到了已经睡着的王楚阳。
韩舟走过去,敲了一下床栏杆:“王楚阳。”
王楚阳翻了个身。
韩舟凑拢王楚阳的耳边:“你这个年纪,你是怎么睡得着觉的?”
寝室里,其他人都傻了。
王楚阳啪的一下翻身起来:“姐夫?”
“嗯?”
“老板。”王楚阳反应过来后一脸悲怆:“你这个骗子!!!”
王楚阳在横店的新世界公司总部呆了一天,就被陈小勇送到了燕京。
当王楚阳得知自己的练习生涯,将会从燕京开始时。
是拒绝的。
但并没有太大抵触。
当车开的方向距离天乐越来越近后,王楚阳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当陈小勇掐着脖子把王楚阳送到了这里后,王楚阳疯了。
就是因为想逃离王希雅,他才答应当练习生的。
兜兜转转,又给送回来了。
韩舟站在床前面,看着上铺的王楚阳:“今天我录节目时,你姐跟我说,你在公司闹事儿?”
王楚阳跳脚,直接站了起来,然后头撞天花板。
抱着头吸凉气,一边:“你肯定是跟我姐商量好的!”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她知道我想当明星,故意找你来坑我,还签合同签了六年!免得我跑去别家公司签合同!”
“你们这在合同法上,是犯法的!”
韩舟怀抱双手:“我签了你,不是你姐签了你。”
王楚阳大声:“我凭什么相信你?”
韩舟从羽绒服兜里抽出一张纸丢上了上铺:“记得练,下次我会过来看你练得怎么样。”
“要是练的不好,我就把你开除了。”
“你也别做明星梦了,赶紧回去继承家业吧。”
王楚阳的事情,韩舟已经仔细的和王希雅聊过了,顺便知道了王家的产业结构。
王希雅和王楚阳的老爸叫做王晨龙,最开始是做娱乐圈起步的。
在他事业顺风顺水的时候,开了多家公司。
当然了,天乐是他的主要产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连锁餐厅,一个连锁书店。
差不多一年前,王晨龙可以说是最年富力强的时候,查出了乳腺癌。
对,说出来挺尴尬的,一个男人得了乳腺癌。
也就是这时候,王晨龙就开始让还在读大学,并且准备出国留学的王希雅接管公司的事情。
具体就是,任何事情传达到王晨龙这儿后,王晨龙全都不做决定,而是让王希雅拿主意。
经过一年时间,王晨龙愕然发现,王希雅管理公司,比他自己靠谱多了。
乳腺癌噶了之后,不会死人,复发概率也不大。
但王晨龙直接选择了急流勇退,直接搬去了南海岛,在那边搞了一家旅游酒店。
王晨龙是非常担心王楚阳的。
因为王楚阳这小子,从小就好色,看到漂亮姐姐就上去抱大腿。
所以,王晨龙非常不希望自己儿子继承娱乐圈的产业,要不然到时候怎么进去的都不知道。
所以,王晨龙希望王楚阳未来可以继承连锁餐厅和书店,就算是把家里的家业给分了。
大头给了王希雅,小头给了王楚阳。
王晨龙自信在让儿子接班之前,可以再发展出一家连锁酒店出来。
到时候也不算厚此薄彼,而且到时候有了这些产业,王楚阳躺着花钱就行了,只要别在公司管理上瞎出主意,下世纪都破不了产。
毕竟不动产放在哪儿摆着。
但王希雅发现,王楚阳非常想要进娱乐圈。
觉得堵不如梳,还是让王楚阳自己试试算了。
而王楚阳并不知道这些,王楚阳只觉得自己姐姐,什么都想管着自己。
今天到了天乐,王楚阳就炸雷了。
顺便让整个刚刚加入天乐不到一个月的练习生群体,全都知道了他是天乐太子爷的事儿。
这以后还练个屁?
哪个老师敢对他严格?
所以,王希雅希望韩舟能有办法搞定王楚阳,让他认真学,否则,王楚阳真就可以回去混吃等死等着继承百亿家业了。
而韩舟能有什么办法?
今天过来就只有一个事儿,丢出一首歌。
王楚阳打开谱子,看了起来,一边哼哼。
看神色,可以说是如获至宝。
因为这首歌,写的就是他这个年纪所想的。
这首歌叫做《骄傲的少年》。
韩舟:“看完了?”
王楚阳激动:“我的?”
韩舟抽出一支烟点燃:“什么你的,这是我的,你一个蹩脚的练习生也配有歌?”
“如果你能完成练习生第一阶段的考核,得到天乐所有老师的认可,我就给你发这首歌。”
“要是不行,你就滚回去继承你的家业,别在我面前晃悠,看到你这种巨富,比我亏钱还难受。”
王楚阳:“我肯定通过考核!”
韩舟:“是正经通过考核,而不是耍手段。”
“我告诉你,让我知道你的成绩有问题,我就雪藏你,六年。”
王楚阳拍胸脯:“没问题!如果我学成了,以后你还会给我写歌吧?!”
“写歌?那不是有手就行?多大个事儿……”韩舟冷笑:“但,别让我看到你以后身上出现价值超过五十块的衣服,别让我发现你花练习生补助之外的钱。”
“如果有这种情况,你就回去继承家业吧。”
“你王楚阳不是想当艺人吗,自己都养不活的艺人不配进圈。”
“好了,话说到这儿,睡觉去吧。”
说实话,王楚阳,还得读书,还要当练习生,比别的孤注一掷的练习生,艰难很多。
但他要想证明自己不用回家继承家业,不付出多倍努力行吗?
多少人一辈子赚不到他家业的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如果吃不了这碗饭,不滚回去继承家业,当什么艺人?
韩舟走后,有人壮着胆子上前:“楚阳,能给我们看看谱子吗?”
王楚阳把纸收好:“看个屁,只有和我一个组合的,才能看!”
这几个人都是天乐的。
有人问:“那我们也去不了你的组合啊,我们签了天乐。”
王楚阳哼哼:“什么狗屁合同,只要你楚阳哥我一句话,不就改了,呵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