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行榜
繁体版 简体版
精英小说 > 科幻灵异 > 穿越远古后成了野人娘子 > 第八十三章 大脸花洗发水

第八十三章 大脸花洗发水

阿茶兴奋的跟在萧瑟身后奔跑,引的族人们纷纷朝她们望去,小声说道:“看阿茶这高兴样,一定是阿瑟又有了新鲜的东西。”

“都说新鲜的东西是坏的,可阿瑟却时常能弄到新鲜东西来。”

“对哦。你们说,这次阿瑟弄的东西是吃的还是用的?”

“不管是什么,反正都是咱们部落的。”

萧瑟听着她们的话语,微微一笑,她来到石代这里:“石大叔!”

正在教娃崽们做弓箭的石代,听到萧瑟的声音,笑容满面:“阿瑟来了,你快来看看,这些弓箭做的怎么样?”

萧瑟凝眉:“弓箭不是人手一把了吗?为什么还要做?”

石代笑道:“人手一把是没错,但多也没有错。是族长让我做的。”

萧瑟哦了一声:“既然是族长让你做的,那就做吧。我来看看我的大脸花。”

夜风做什么事都有他的理由,他说多做弓箭,定有他的理由。

“哦,在呢。”石代指向石锅的方向,“没人动它们。”

萧瑟看着石锅里的大脸花,把手放进去搅拌一下,一股粘稠稠的感觉袭上来,摸着就如兑了水的洗发水一般。

搅拌着大脸花水,萧瑟笑的眉飞色舞,激动道:“成了!”

她把竹筒放进石锅里,装了一竹筒大脸水,冲阿茶嫣然一笑:“阿茶,走!”

阿茶重重点头,跟着萧瑟走就对了,来到河边,萧瑟把阿茶的头发散开:“我给你洗头发,别动。”

阿茶

照着萧瑟的动作,弯腰低头不动,乖巧的让萧瑟给自己洗头。

萧瑟先把阿茶的头发浅浅打湿,再把大脸花的水,倒在阿茶头上,开始给她揉着搓着,阿茶头发上的水,慢慢的变成黑水。

“你看这水!”萧瑟把阿茶头上的黑水,撸到阿茶面前,“看到没有,黑黑的,脏死了。”

阿茶被萧瑟说的不好意思,以前不明白脏是什么意思,但自从和萧瑟在一起后,她对这个脏字有了理解,有了定义,也有就了羞耻感。

“不过啊,用了我这个自制的洗发水,你的头发就会像花儿一样香香的。”萧瑟给阿茶把头发上的黑水洗掉,再次倒上大脸花的水,“保证让我们阿茶香喷喷的,任谁闻了都想咬一口。”

阿茶羞红了脸,娇羞道:“我只让阿瑟咬!”

萧瑟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笑的如个女流氓:“想让我咬啊,行,我来咬了哦!”

她做势要朝阿茶脸上咬去,羞的阿茶满面通红,嘴上抗议,却没有用上动作:“阿瑟,你别这样。”

“我哪样了?”萧瑟看着双手垂下不敢抗拒的阿茶,又心疼她又欢喜她,“若是有雄性这样对你,直接一脚踢爆他,记住没有?”

她的阿茶定是要最强壮,最温柔,又最好的雄性,万不能什么样的雄性都可以,至少得过得了她这一关。

此话让阿茶羞的连脖子都红了,娇羞万分:“阿瑟!”

萧瑟哈哈大笑:“好好好,

我不说了。头发洗好了,我给你弄干。”

没有毛巾,没有吹风机,只有这天上的阳光,是最好的干燥机。

萧瑟双手拨弄着阿茶的头发,努力散去水珠,让头发蓬松,好让太阳光快速晒干阿茶的头发。

阿茶乖巧的坐着一动不动,任由萧瑟捣腾着她的头发。

阳光很强烈,头发很快就半干了。

萧瑟一拨拉阿茶的秀发,笑眯眯道:“阿茶,来,闻一下,是不是闻着香摸着滑?”

阿茶闻着送到自己面前的头发,惊喜万分:“嗯,真的好香,摸上去滑滑的,顺顺的,这是怎么回事?”

“大脸花经过水浸泡过后,滑嫩滑嫩的,用来洗头发,就可以让头发滑顺的很。”萧瑟笑道,“以后,你洗头发就用这个洗,知道吗?”

阿茶闻着头发上的香味,欢喜的连连点头:“嗯,好,我知道了。我来帮你洗头发吧。”

萧瑟点头让阿茶替自己洗头发,许是阿茶她们不经常洗头发,也许是阿茶她们洗头发是直接把头发甩水里再捞上来的,她替萧瑟洗头发时,让萧瑟经历了一场人间大灾难,痛到嘴牙咧嘴。

阿茶双手放在小腹处,如个小媳妇般,再一次对萧瑟道歉:“阿瑟,都是我不好,扯痛了你的头发,真的对不起。”

“没事,以后多多练习一样就好了。”拍打着头发让阳光晒的萧瑟,满不在乎道,“下次再让你帮我洗。”

阿茶感动的红了眼:“阿瑟

,你太好了!”

“我好!那就陪我再往上走走?”萧瑟双眸闪过一抹狡黠,指向河的上方。

阿茶有点为难,思考片刻,还是点头同意了,带着萧瑟朝河上游而去。

走到和塔河部落交界的河边,河水的暴涨,让河边变宽变深,再也无法蹚水而过。

萧瑟望向河中被吹落的大脸花,心疼极了:“可惜了这些大脸花!”

阿茶忙安慰她:“没事,河水退了,咱们就可以去摘大脸花!”

萧瑟笑望阿茶:“想到大脸花洗头发的好处了吧?”

阿茶羞涩的笑着点头承认:“嗯。”

萧瑟笑笑,正要往前走,一道人影自对岸的草丛中钻出来,望向她这个方向。

“昌浑族长!”萧瑟望着对面的雄性,敛眉低喃。

阿茶看到昌浑,吓的全身哆嗦,惊恐道:“阿瑟,咱们快走!”

“不怕,他过不来。”萧瑟一动不动,“河水宽着呢。”

哪怕河水变宽,也阻止不了阿茶对昌浑的恐惧,瑟瑟发抖。

站在河对岸的昌浑,一动不动的望向萧瑟这个方向。

虽然看不清昌浑的表情,可被对方如此盯着,萧瑟心中毛毛的,拉着阿茶朝上游而去:“走,去前面看看。”

阿茶巴不得萧瑟离开昌浑的视线,赶紧跟上萧瑟脚步,快步离去。

昌浑望着萧瑟的背影,舔舌嘿笑:“萧瑟!”

萧瑟拉着阿茶一直往前走,走的比以往的路程更远点,来到一处小山坡。

小山坡上的泥土和别

处不同,是呈黄褐色。

这颜色让萧瑟瞳孔瞪大,快步奔过去,抓起泥土搓了搓,欣喜若狂:“陶土!”



       阿茶兴奋的跟在萧瑟身后奔跑,引的族人们纷纷朝她们望去,小声说道:“看阿茶这高兴样,一定是阿瑟又有了新鲜的东西。”

“都说新鲜的东西是坏的,可阿瑟却时常能弄到新鲜东西来。”

“对哦。你们说,这次阿瑟弄的东西是吃的还是用的?”

“不管是什么,反正都是咱们部落的。”

萧瑟听着她们的话语,微微一笑,她来到石代这里:“石大叔!”

正在教娃崽们做弓箭的石代,听到萧瑟的声音,笑容满面:“阿瑟来了,你快来看看,这些弓箭做的怎么样?”

萧瑟凝眉:“弓箭不是人手一把了吗?为什么还要做?”

石代笑道:“人手一把是没错,但多也没有错。是族长让我做的。”

萧瑟哦了一声:“既然是族长让你做的,那就做吧。我来看看我的大脸花。”

夜风做什么事都有他的理由,他说多做弓箭,定有他的理由。

“哦,在呢。”石代指向石锅的方向,“没人动它们。”

萧瑟看着石锅里的大脸花,把手放进去搅拌一下,一股粘稠稠的感觉袭上来,摸着就如兑了水的洗发水一般。

搅拌着大脸花水,萧瑟笑的眉飞色舞,激动道:“成了!”

她把竹筒放进石锅里,装了一竹筒大脸水,冲阿茶嫣然一笑:“阿茶,走!”

阿茶重重点头,跟着萧瑟走就对了,来到河边,萧瑟把阿茶的头发散开:“我给你洗头发,别动。”

阿茶

照着萧瑟的动作,弯腰低头不动,乖巧的让萧瑟给自己洗头。

萧瑟先把阿茶的头发浅浅打湿,再把大脸花的水,倒在阿茶头上,开始给她揉着搓着,阿茶头发上的水,慢慢的变成黑水。

“你看这水!”萧瑟把阿茶头上的黑水,撸到阿茶面前,“看到没有,黑黑的,脏死了。”

阿茶被萧瑟说的不好意思,以前不明白脏是什么意思,但自从和萧瑟在一起后,她对这个脏字有了理解,有了定义,也有就了羞耻感。

“不过啊,用了我这个自制的洗发水,你的头发就会像花儿一样香香的。”萧瑟给阿茶把头发上的黑水洗掉,再次倒上大脸花的水,“保证让我们阿茶香喷喷的,任谁闻了都想咬一口。”

阿茶羞红了脸,娇羞道:“我只让阿瑟咬!”

萧瑟捏了捏她的小脸蛋,笑的如个女流氓:“想让我咬啊,行,我来咬了哦!”

她做势要朝阿茶脸上咬去,羞的阿茶满面通红,嘴上抗议,却没有用上动作:“阿瑟,你别这样。”

“我哪样了?”萧瑟看着双手垂下不敢抗拒的阿茶,又心疼她又欢喜她,“若是有雄性这样对你,直接一脚踢爆他,记住没有?”

她的阿茶定是要最强壮,最温柔,又最好的雄性,万不能什么样的雄性都可以,至少得过得了她这一关。

此话让阿茶羞的连脖子都红了,娇羞万分:“阿瑟!”

萧瑟哈哈大笑:“好好好,

我不说了。头发洗好了,我给你弄干。”

没有毛巾,没有吹风机,只有这天上的阳光,是最好的干燥机。

萧瑟双手拨弄着阿茶的头发,努力散去水珠,让头发蓬松,好让太阳光快速晒干阿茶的头发。

阿茶乖巧的坐着一动不动,任由萧瑟捣腾着她的头发。

阳光很强烈,头发很快就半干了。

萧瑟一拨拉阿茶的秀发,笑眯眯道:“阿茶,来,闻一下,是不是闻着香摸着滑?”

阿茶闻着送到自己面前的头发,惊喜万分:“嗯,真的好香,摸上去滑滑的,顺顺的,这是怎么回事?”

“大脸花经过水浸泡过后,滑嫩滑嫩的,用来洗头发,就可以让头发滑顺的很。”萧瑟笑道,“以后,你洗头发就用这个洗,知道吗?”

阿茶闻着头发上的香味,欢喜的连连点头:“嗯,好,我知道了。我来帮你洗头发吧。”

萧瑟点头让阿茶替自己洗头发,许是阿茶她们不经常洗头发,也许是阿茶她们洗头发是直接把头发甩水里再捞上来的,她替萧瑟洗头发时,让萧瑟经历了一场人间大灾难,痛到嘴牙咧嘴。

阿茶双手放在小腹处,如个小媳妇般,再一次对萧瑟道歉:“阿瑟,都是我不好,扯痛了你的头发,真的对不起。”

“没事,以后多多练习一样就好了。”拍打着头发让阳光晒的萧瑟,满不在乎道,“下次再让你帮我洗。”

阿茶感动的红了眼:“阿瑟

,你太好了!”

“我好!那就陪我再往上走走?”萧瑟双眸闪过一抹狡黠,指向河的上方。

阿茶有点为难,思考片刻,还是点头同意了,带着萧瑟朝河上游而去。

走到和塔河部落交界的河边,河水的暴涨,让河边变宽变深,再也无法蹚水而过。

萧瑟望向河中被吹落的大脸花,心疼极了:“可惜了这些大脸花!”

阿茶忙安慰她:“没事,河水退了,咱们就可以去摘大脸花!”

萧瑟笑望阿茶:“想到大脸花洗头发的好处了吧?”

阿茶羞涩的笑着点头承认:“嗯。”

萧瑟笑笑,正要往前走,一道人影自对岸的草丛中钻出来,望向她这个方向。

“昌浑族长!”萧瑟望着对面的雄性,敛眉低喃。

阿茶看到昌浑,吓的全身哆嗦,惊恐道:“阿瑟,咱们快走!”

“不怕,他过不来。”萧瑟一动不动,“河水宽着呢。”

哪怕河水变宽,也阻止不了阿茶对昌浑的恐惧,瑟瑟发抖。

站在河对岸的昌浑,一动不动的望向萧瑟这个方向。

虽然看不清昌浑的表情,可被对方如此盯着,萧瑟心中毛毛的,拉着阿茶朝上游而去:“走,去前面看看。”

阿茶巴不得萧瑟离开昌浑的视线,赶紧跟上萧瑟脚步,快步离去。

昌浑望着萧瑟的背影,舔舌嘿笑:“萧瑟!”

萧瑟拉着阿茶一直往前走,走的比以往的路程更远点,来到一处小山坡。

小山坡上的泥土和别

处不同,是呈黄褐色。

这颜色让萧瑟瞳孔瞪大,快步奔过去,抓起泥土搓了搓,欣喜若狂:“陶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